沃尔夫斯堡文化中心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廉政文化>史海鉤沉
史海鉤沉

馮夢龍的另類“警世通言”

來源: 本站發表日期:2015-05-19 10:41:00

當年我決心離開中央機關到基層工作時,不少朋友對此不理解。古時候“十年寒窗,一舉成名”,中個進士,謀個職務,千里萬里他都去。像寫《三言》的馮夢龍到福建壽寧任知縣時都60歲了。那時候怎么去的壽寧?萬重山啊!我們現在還不如古時候的士大夫?——習近平

馮夢龍(1574-1646)為“蘇州府吳縣籍長洲人”,少時受經問道、博學多識,后文學成就頗豐,一生留下的作品有2000多萬字,尤以“三言”《喻世明言》《警世通言》《醒世恒言》最為著稱,被譽為中國古代白話小說的先驅、通俗文學泰斗。而他的仕途卻不順利,直到57歲才補為歲貢,58歲就任丹徒縣訓導,61歲任福建壽寧知縣。

按常理,此時的馮夢龍早已過了干事業的黃金時期,況且背井離鄉,千里迢迢,來到一個“地僻人難到,山多云易生”的貧窮小縣為官,當幾年明哲保身的“太平官”就不錯了。但馮夢龍卻不然,他是懷抱“三言”中所抒發的理想而來的,容不得茍且偷生、碌碌無為,憑著卓越的才干和高尚的人品官德干出了一番令人稱道的業績。在壽寧知縣的四年任期中,他留下了“政簡刑清、首尚文學、遇民以恩、待士有禮”的美名,至今仍被視為壽寧的一張名片。

縱觀馮夢龍的為官之道,可用“勤、公、實、廉”四個字概括,也可以說是“四重境界”。

第一重境界:勤政為民。有道是“一勤天下無難事”。馮夢龍的勤政,從《壽寧待志》中可見一斑:他“早起坐堂皇,理錢谷,簿冊書一刻可了”;“計閩中五十七邑令之閑,無逾先生”,“政平訟理,又超于五十七邑之殿最也”;公余時間,還不忘“山城公署喜清閑,戲把新詞信手編”的雅興,可謂知縣本色是文人。

對于一個年過花甲的老人來說,他不滿足于坐堂問政、公文理事,而是深入調查研究,廣泛收集壽寧的政治、經濟、風土、人文等資料,悉心體察民情民意,深入了解民眾之需之盼,并一一記錄在案。在調查研究中,他尤為關注農業生產,針對存在的問題,提出了許多有針對性的解決辦法。如種田:“壽鑿石為田,高高下下,稍有沙土,無不立禾。計苗為畝,不可丈量”;如水利:“大抵田滋于水,水脈通塞,而田之肥瘠隨之,然或高下而燥濕相反,或連圩而潤涸頓殊,此當問之老農耳”;如施肥:“冬月,燒山取灰,故隨處有灰廠。或恐傷竹木,掃草葉即于廠內煨之,屢至延燒,不可不戒”。

同時,他還十分關注社會治安,組織民眾抗擊倭寇和匪患。上任之初,他發現壽寧原先兵壯名額200名,以后逐漸裁減為100名,又被分派各種雜務,“雖謂之無兵可也”,由于糧餉不足,“兵壯素不嫻武。”為此,馮夢龍親自抓兵壯訓練,“月必親試,嚴其賞罰,人知自奮。”一個封建社會的下層官吏,能如此注重調查研究,體察社情民情,并身體力行,逐一解決群眾關心的生產生活問題,實屬難能可貴。

第二重境界:秉公辦事。古人云:“王者至公無私,故能服天下之心。”馮夢龍正是這樣一個心底無私讓百姓信服的人。馮夢龍的“公”,一方面體現在他體察民情,為民做主。作為封建社會的縣令,馮夢龍必須向本縣黎民征收朝廷下達的賦稅錢糧,足額上繳國庫。在古代“盛世”和正常年景下,一個縣官只要不變相從中漁利,在百姓看來就是一個好官了。而馮夢龍偏偏處于明代末世,各種社會矛盾激化,朝廷開支激增,百姓賦稅加重。對此,馮夢龍內心十分痛苦。他在《壽寧待志》中寫道:所能做的只是“今將萬歷二十年后加裁之數詳細著于后,使覽者知壽民之艱與壽令之苦,冀當路稍垂憐于萬一云”。他不但體恤民艱而敢于報實情,還拎著烏紗帽斗膽向上陳言,力爭從每年賦稅中留存一些。如逢災年,對一時無法繳納錢糧的,從留存的賦稅中墊支,使其能渡過難關。

馮夢龍的“公”,另一方面體現在他公正斷案,政簡刑清。馮夢龍上任之初,面臨著嚴峻的治安形勢,有的山民“不知法律,以氣相食,凌弱蔑寡,習為固然”。因此,不但留下了一些積案,讓違法者逍遙法外,新案也時有發生。為扭轉社會治安的被動局面,馮夢龍加大了對案件的查處力度,有案必查,犯法必懲,秉公辦案,不留懸案。其中“三望洋斷案”、“斷雞案”、“斷牛案”等,都是公道辦案的典型案例,至今為當地人所稱道。

這斷牛案說的是上村下村兩牛相斗,一死一傷,兩村就賠與不賠鬧起群體糾紛,對簿公堂。馮夢龍待雙方陳述完畢之后,揮毫寫下了聞名后世的十六字判詞:“兩牛相角,一死一傷,傷牛同醫,死牛同餐。”從此兩村相安無事。

同時,馮夢龍還積極秉持和推行無訟理念。“世人惟不平則鳴,圣人以無訟為貴”。馮夢龍察隱情于秋毫,訪案情于實地,摸索出一套“教化防訟、化事息訟、明察聽訟、量情決訟”的有效做法,對輕微犯罪往往“憐貧量斷”,從輕處罰,給其改過的機會;對橫行鄉里、為非作歹者則“親往索之”,嚴懲不貸。

第三重境界:以實為本。“余生平做事不求名而求實”,“大事小事,俱用全力;有事無事,俱抱苦心。”馮夢龍是這么說的,也是這么做的。但凡做事,他都堅持出實招、求實效,不圖虛名,不搞花架子。他在主政壽寧的四年里,究竟在任上干了多少事,又干成了多少事,因為年代久遠,今天的人們無法一一厘清,但在官方的記載和民間的傳說里,以下這些事有口皆碑——筑城墻、立譙樓、修縣倉、復東壩、興文重教、施行輕賦、訓練兵壯、明斷疑案、消除虎患、禁溺女嬰、采風修志等。這里列舉消除虎患和禁溺女嬰兩件事。

先說消除虎患。據《壽寧縣志》載:“嘉靖二十三年,群虎往來七都地方,行旅艱難,時或逾東西二澗入城,損傷人畜。”馮夢龍到任時,西門城樓塌毀已久,山上的老虎時常夜入城內,叼走豬犬,傷害人畜,閭井士民談虎色變。為了消除虎患,給百姓一個安全的生活環境,他有針對性地采取筑城樓防虎和掘阱伏虎等舉措,自此,治下虎患逐漸減少,鄉親們敲鑼打鼓給縣衙送來一塊功德匾。

再說禁溺女嬰。閩東古為蠻荒之地,民風尚不開化,自古以來重男輕女,溺斃女嬰的事時有發生。于是,他親自撰寫《禁溺女告示》,不但廣為張貼,而且親自帶人深入家家戶戶作宣傳。蓋因馮夢龍決心之大,賞罰之明,不久,溺女之風得以禁絕。

第四重境界:清廉自守。歐陽修《廉恥論》指出,公正清廉,乃“士君子之大節”,也就是說清廉是官員必備的政治品質。馮夢龍在壽寧縣令任上,嚴格以“卑職人微言輕,但能自律,安能律人”自警。他深感“壽令之苦”,不僅是因為壽寧窮,也因為他把為官當作一件苦差事,甘愿吃苦受累,過著淡泊清貧的生活。不僅如此,他還把自己本就不多的薪俸捐出來為民做好事。重修學宮缺少大木,他得知有人出售,“捐俸代輸,伐其木”;百姓無錢買藥,他“捐俸施藥”;興修關圣廟,他又“少佐俸資”。

馮夢龍的廉潔品格和高尚情懷,還體現在他為“戴清亭”寫的詩句上:“老梅標冷趣,我與爾同清。”“戴清亭”為馮夢龍的前輩戴鏜知縣所造,此人為官清廉,馮夢龍與之神交久矣,決意要做一個像戴知縣那樣清明廉潔的良吏。后人有學者到壽寧考察,曾賦詩道:“三言世上流傳遍,萬口交稱眼識高。四載壽寧留政績,先生豈獨是文豪。”這是對馮夢龍公正、全面的評價。

“郡縣治,天下安”。我國實行郡縣制兩千多年來,無論行政區劃怎么調整,縣一級都是最穩定的,縣官都是最要緊的。明代海瑞在《令箴》中說:“官之至難者,令也”。也就是說,最難做的官是縣官。“些小吾曹州縣吏”,縣官不大,壓力山大,責任重大。面對壓力和責任,如何做一名稱職的縣官?馮夢龍用行動為我們留下了另類“警世通言”——要有責任擔當,要有愛民情懷,要有實干精神,要有為官之德。習近平同志曾說過:“封建社會的官吏還講究‘為官一任,造福一方’,我們共產黨人不干點對人民有益的事情,說得過去嗎?”在推進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中,吸收我國歷史上優秀的廉政文化,學習借鑒馮夢龍的為官之道,應該是一件頗有裨益的事情。(向賢彪)

沃尔夫斯堡文化中心 鳄鱼网站双色球预测 pk10冠军技巧规律 猜大小单双技巧 3000多万彩票损万金 大象彩票怎么不能用了 上海时时11选5 北京pk赛车人工计划 有通比牛牛的游戏中心 百家了公式打法对 三公扑克牌游戏下载 时时彩平台官网下载 必中幸运飞艇手机软件下载 会员管理系统源代码 新时时二星组选技巧 彩发发软件哪个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