沃尔夫斯堡文化中心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廉政教育>廉政楷模
廉政楷模

陳光保:“輪椅上的裸捐書記”

來源: 本站發表日期:2016-08-04 09:18:00

    “裸捐家資助學子,寧愿清貧住田寮。現金獻完賣樓房,身后不留一分文……”在雷州,十里八鄉的街坊鄉親都知道,陳光保這位年過八旬坐在輪椅上的退休老人,為黨為民奔波勞碌了大半輩子。

    “輪椅上的裸捐書記”陳光保

  “裸捐家資助學子,寧愿清貧住田寮。現金獻完賣樓房,身后不留一分文……”在湛江雷州,這是一首當地人時常傳唱的“保伯助學雷歌”。他們口中的保伯,就是一位年過八旬坐在輪椅上的退休老人——陳光保。

  在雷州,十里八鄉的街坊鄉親都知道,這位85歲的老黨員、老革命,曾歷任海康縣(今雷州市)縣長、縣委書記,為黨為民奔波勞碌了大半輩子。從湛江市政協主席任上離休后,仍不肯留在城市享清福,跑到離湛江市區100多公里的雷州北和鎮仙過嶺墾田開荒,并將農場收入連同自己的工資以及兒女的“孝敬”拿出來獎教助學、扶貧濟困,十幾年如一日,甚至在下肢癱瘓后依然初衷不改,累計捐款1415萬元,人稱“輪椅上的裸捐書記”。

    做官就要做好官

  陳光保16歲參加革命,早在海康公社社長、縣長、縣委書記任上,就是公認的好干部。有農民自撰的雷歌(盛行于雷州半島地區的漢族民歌)為證:“譚葛原先是丑樣,破舊茅房窮村莊。改革開放政策好,保伯著力來幫忙。人民致富全憑黨,政策英明城和鄉……”說的就是陳光保頂住壓力,支持雷州農村率先搞包產到戶的往事。

  “廣東包產到戶第一村”北和鎮譚葛村老支書吳堂勝回憶說:1977年至1978年,譚葛大隊大膽嘗試包產到戶,一下讓這個“乞丐村”“逃荒村”拔了窮根。當他懷著忐忑的心情將這件事匯報給時任縣長陳光保時,得到的不是質疑,不是制止,而是旗幟鮮明的支持。

  1979年11月,陳光保在全縣公社書記會議上力推包產到戶。人們不知道的是,轉年陳光保就被點名參加全省農業工作會議,有人直接拍桌子指責他“搞倒退”,可想他承受了多大的壓力。

  當被問及當年怎么敢頂那樣的“雷”時,保伯的回答直截了當:“為官一任,就要造福一方。讓農民有飯吃,有衣穿,有屋住,有錢花才是硬道理,為什么不敢干?”

  1995年,從領導崗位退下來剛滿兩年的陳光保,來到離市區100多公里的雷州北和鎮開荒。由于缺乏經驗,陳光保在經歷5年虧損后才扭虧為盈。而這時,他卻把農場改名為“保伯重教助學基金會農場”,還要把盈余全部拿來獎助學子。

  走進保伯農場,簡陋、清貧。他居住的房間,分里外兩間,加在一起不過六七十平方米。陳光保每天看報寫作的書桌,還是從外面撿回的廢舊品,吃飯坐的都是十幾塊錢一個的高腳塑料凳,唯一的“奢侈品”,是一把治療癱瘓腰腿的按摩椅。

  這樣一位85歲的老人,耳聰目明,背誦黨章張口就來。為了教育后人學好不學壞,陳光保出了一本雷州歌集《做官要做好官不要做壞官》。他贈給青年學子的一首自編歌寫道:“前輩流血與流汗,換取今日好江山。青年接班要接好,當官掌權要清廉!”

  六年前,陳光保當著全市父老鄉親鄭重宣告:“是黨給了我一切,我要把一切還給黨。我走后決不給子女留下一分錢,全部財產都捐出來獎教助學。”保伯是這樣說的,也是這樣做的。無論是在位的那幾十年,還是離開崗位至今的20多年,陳光保始終嚴于律己,嚴格家風,堅守著共產黨人的本色。

  2010年,陳光保被中組部評為“繼續為黨、為國家、為社會貢獻光和熱”先進典型;2011年,被評為“南方致敬公益人物”“廣東十大新聞人物”;2012年,被評為“湛江好人”“廣東好人”“感動廣東十大人物”;2013年,獲全國道德模范提名獎;2014年,獲“全國離退休干部先進個人”“南粵楷模”榮譽稱號。

    嚴格家風:“三不”家規,毫不含糊

  “為民要富,為官要窮”,是陪伴陳光保子女長大的一句嘮叨。

  任海康縣縣長的時候,陳光保就在家里宣布了三條家規:“不準收禮,不準走‘后門’,不準搞‘夫榮妻(子)貴’。”1983年任海康縣縣委書記后,他每年春節都要在自家門口貼上一副對聯:“送禮可恥,受禮有罪”,橫批“端正黨風”,讓前來送禮的人知難而退。

  “做陳光保的家屬,不能占便宜。”陳光保執行起“三不”家規,毫不含糊。

  1974年,大女兒陳忠于“上山下鄉”到了龍門林場。1979年,同批下鄉的14個知青只有她一人還未回城。陳忠于想回城,三番五次哀求,陳光保就是不答應。他悄悄在女兒的挎包里塞進一些糧票、10多塊錢,還有中學課本,內夾一段贈言:“孩子,路在你的腳下。”后來,陳忠于發奮苦讀,考上大學,離開了林場。

  1983年,老三陳主大學放暑假回家,紀家公社黨委書記知道他愛吃菠蘿蜜,就從公社的樹上摘了一只送給他。陳光保得知這個情況,馬上叫愛人給紀家公社匯去20元,并在匯款單上附言:“如果不夠,以后再補。”

  陳光保的弟弟陳平,曾經央求哥哥在城里給他找份工作,遭到拒絕。陳平一肚子委屈,跑到湛江找一位“老上級”。“老上級”出于同情,把他介紹到一個偏僻道班當臨時工。陳光保知道后,責成縣公路局把陳平辭退了。后來經人介紹,陳平從農村轉入農場,陳光保仍覺不妥,又動員他回到農村。最后一次,農墾系統的領導知道陳平家庭生活困難,便把他安排到調豐糖廠當長期臨時工。陳光保又再次勸說弟弟回家務農。

  三進三出,陳平火了,沖著陳光保說:“你還有半點兄弟情嗎?”父親陳德昌也從鄉下趕到縣城替陳平說情。在父親一半訓斥一半哀求的目光中,陳光保還是搖搖頭,含著眼淚拒絕。

  離休后,陳光保承包農場賺了錢,家里人連一分錢的光都沒沾著。陳光保常常這樣告誡親屬:拿了別人的針,就會拿別人的金。五個子女上大學、找工作全憑自己的真本事,他一點忙也沒幫。

  2010年宣布“裸捐”后,陳光保列了最新一條家規——不給子女留一分錢,把全部財產都捐出去。“如果有一天我走了,農場將會交給政府,繼續履行它的使命”。

    獎教助學,一片丹心獻桑梓

 

  獎教助學,與陳光保在職期間提倡的“治窮先治愚,興學育人才”一脈相承。據統計,十多年來陳光保累計捐出1162萬元用于獎教助學,惠及6000多名學生;此外還捐款253萬元建設道路,資助老人、殘疾人、貧困戶等。2010年,他將農場改為“重教助學基金會農場”,并表示徹底“裸捐”,不留給子女一分錢。陳光保關心教育、情系學子的善舉在當地產生了示范效應,帶動了一批企業家捐助大學生,雷州大地掀起了重教助學潮。

  “如果沒有保伯的資助,我們兄弟就上不了大學。”雷州市附城鎮南田村的王保玄、王保利兄弟流著眼淚說。與他們兄弟相似的,還有在華南師范大學讀研二的黃仁龍三兄弟。2010年,雷州市附城鎮麻演村黃仁龍家的三兄弟同時考上大學,但因家里窮,只供得起一個大學生。父親哭得雙眼紅腫,狠心決定三兄弟“抓鬮”上大學。就在絕望之時,保伯送來了希望:不僅資助現金1萬元,還發動社會募捐,圓了他們三兄弟的大學夢。2014年,黃仁龍還考上了研究生。

  7年前畢業于湛江市實驗中學的姚曼,考上華南師范大學后獲得了保伯2000元的獎學金。這位來自偏僻山村的貧困女孩受到莫大的精神鼓舞,當年暑假就主動入黨。大學期間,她還多次參加雷州大學生志愿者聯合會組織的義教活動。

  如今,姚曼已經是鄰縣徐聞中學的一名老師。她時常會在課堂上給學生講起保伯,“保伯精神是我們這個時代寶貴的精神財富,要讓保伯精神影響一代又一代人”。

  受陳光保捐資助學的影響,其子女也積極參與獎教助學。陳光保的小女兒陳席,還充當助學的“救火隊長”,在陳光保資金緊張的時候,她都傾力支持。

  “爺爺留給家人的最大財富是功德,‘積善之家,必有余慶’,我們一家人工作、生活都很順利、很幸福。”保伯的孫子陳迪說,小時候不理解爺爺的行為,如今成了大學老師,時常帶著學生到貧困地區支教。

  2010年,陳光保正式向子女宣布了新家規——不留一分錢,把財產全部捐出去!有人笑他傻,但陳光保笑而置之。他說:“海康歷史上自唐至清出了6位清官,這些先賢都沒有給后代留財產,我是堂堂共產黨員,為什么要給子女留財產?”

  “如果有一天我走了,農場將會交給政府,繼續履行它的使命。”陳光保堅定地說。

  保伯用雷州人耳熟能詳的歌曲激勵教育后人,后人也用歌曲歌頌保伯。雷州市新聞中心編輯丁智明創作的《歌唱好人陳光保》,道出了雷州人民的普遍心聲——

  歌唱好人陳光保,勤政為民把心操。南渡河堤數百里,豐收不忘他功勞。歌唱好人陳光保,當官清廉品德高。不見今日他剩乜(什么),只見白毛蓋滿頭……歌唱好人陳光保,“保伯”人們叫更鬧。未來雷州滄桑史,“保伯”精神心中留。(本文記者∕施詩 責編/曹建民)[來源:南方雜志  日期:2016-08-03]

沃尔夫斯堡文化中心 真人二人麻将下载 二中二6码有几组 时时彩万能码使用 百博投注网时时彩 玩彩票大小单双技巧 重庆时时官方手机版 网上代理什么赚钱 北京pk10七码计划软件 ag电子如何爆大奖 下载百变计划 万人游棋牌 快速时时是哪里开的 打鱼输的倾家荡产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视频 大乐透跟随号码分析